微信
  • 登录/注册
  • 订阅电子日刊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  产业新闻 > 电子电器 > 聚焦先进汽车科技 德尔福的革命从安波福开启

聚焦先进汽车科技 德尔福的革命从安波福开启

 来源: 腾讯汽车

12月5日,德尔福汽车公司正式完成分拆,母体公司改名为“Aptiv(安波福)”,分出来的公司取名“Delphi Technologies(安波福科技)”。安波福电子与安全事业部全球副总裁及亚太区总裁王展近日接受了媒体的采访,他表示,德尔福拆分后的安波福将聚焦汽车智能网联和自动驾驶等前沿科技。

以下为访谈实录:

聚焦先进汽车科技 德尔福的革命从安波福开启

媒体:您认为针对自动驾驶市场化我们还需要迈过几个槛?

王展:一个就是自动驾驶技术的槛。ADAS已经没槛了,唯一的就是成本问题;主动安全市场已经非常快地发展起来了,所以这一块没问题;但是自动驾驶level 3有槛,需要配备激光雷达。算法和计算平台要求越来越高,缺科学家。实际上技术的槛还是需要一点时间来解决,还需要一些AI。要确保level 3的安全性,所以这一关我们非常小心。有些level 3的功能还待继续提高,但是已经可以实现了。另外一块是成本,激光雷达就是成本问题。我们投了几家激光雷达公司,Innoviz是以色列的公司,LeddarTech是加拿大魁北克的公司,它做角向激光雷达,还有就是Quanergy。

第二是交通的槛。我觉得自动驾驶在高速公路上能够做到,但是城市道路这一块对自动驾驶的槛还是蛮大的。我们所谓的level 3主要还是在高速公路,目前还是定义在60公里/小时,还不是太快,未来的挑战在于怎样适当再快一点,以及要不要进入到城市道路上。我们的AMoD就是在城市道路上,它交通上面的要求就高。

至于法律法规层面。现在北京已经可以上路,我相信接下来其他地方也可以上路,法律法规会逐步健全。

媒体:在中国市场来看,如何看待与配套商的竞争关系?

王展:虽然国内有类似于tier 1一样技术领先的供应商存在跟安波福这类公司的竞争关系,但我们彼此各有各的强项。现在要做自动驾驶或者level 3有几个关键,其中包括计算和传感器,这些都需要芯片,这是需要考虑的一个问题。第二是跟主机厂配套的经验。我们有一百多年做汽车的经验,有可靠性、安全性方面的经验。第三就是量,中国市场目前是45%左右的国内主机厂占有率,估计在未来五年里面可以达到55%左右,但还不足够高,国外合资品牌的量还是占了很大一块。摊成本时,量也会有所影响。

无论是新兴企业还是我们传统的企业,其实讲到自动驾驶第一个讲到的还是安全,这上面有很多的技术沉淀和传承。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我们安波福一直在讲我们是一个Turn-Key Solution(交钥匙式的解决方案),我们从上到下,从传感器到算法我们是Turn-key Solution。现在在中国市场上面有很多新兴企业出来,但还没有一家中国国产的17 GHz毫米波雷达。我们以后讲自动驾驶最主要讲到的就是车要拟人,因为它是在很多不可控的环境当中要做出一个正确的判断,这就是刚刚讲到的我们要有传感器,我们要有神经网络,我们要模仿人的眼睛和人的感官,然后模仿人的大脑去做一些东西,这才形成自动驾驶。

当然中国的软件其实也很强,我们以后有可能很多地方是可以合作的。我举几个比较简单的例子,在中国我们用的导航大部分都用的是高德或百度,没有用Google,中国做语音识别也是中国的企业,没有用到国外的语音识别,因为他们更加了解中国的市场、中国的人、中国的道路。所以在算法上面来说,可能底层的软件算法还是基于安波福这种跨国企业的传承,但是到上层就很可能要在中国的道路条件下、中国的环境下集成起来。

所以我觉得竞争环境有可能会有,但是我相信今后更多的是合作关系,我们最近跟高德地图的合作就是一个成功的例子。

媒体:安波福未来在Cyber Security领域会出现什么样的产品?其次,现在tier 1做集成没有考虑到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功耗,未来安波福在这方面的机会到底在哪里?

王展:我先回答有关前面网联的,网络安全这一块是非常重要的。安波福最近成立了一个专门的组,叫Connectivity and Security。我们实际上是用黑莓QNX平台来做安全系统,其初衷就是为了安全。而且我们收购了Movimento,它是OTA,经常可以为我们的安全系统来升级软件。所以我们的整个思路是非常重视安全的。

同时,网关的管理一直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刚刚讲到我们收购了Valens和otonomo, 这些公司就是有与安全相关的技术。我们有这方面的策略安排跟投资,并且把一个产品部专门拉出来,计算平台和控制平台也换了,所以我们在安全方面是做了很多工作的。

讲到功耗,大家对于我们的理解有点误区,我们是非常讲究功耗的,我们不仅讲究功耗而且讲究重量。大家知道在车里面的油耗很关键,其实功耗也是很关键的。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十年前像Infotainment我们可以做到1毫安,现在我们做到0.01毫安,但是我们的运算速度从五年前的4K左右,现在我们基本上都是10K到20K,所以运算速度已经有了3到4倍的提高。在把安卓系统引入汽车时要经过定制,我们会把相应的一些快速启动模块放进来,而有一些与汽车不相关的模块我们会裁减掉,从而降低功耗。所以通过我们自己的这些设计,我们已经能很好地把这些功耗控制好。

媒体:刚才讲到A8的level 3,安波福认为它未来会需要一个真正的激光雷达还是需要一个其它的方案?

王展:安波福一直以来用的都是多重传感器融合,所以从level 2开始我们就是多重传感器,未来level 3、level 4走的路径肯定是激光雷达、毫米波雷达这样的多重融合。

业内有一种意见认为level 3不一定要激光雷达,可以用其他的技术路线来替代,但是我们美国的专家是坚决否定的,他说肯定不行。可能你会质疑那些传统的科学家太保守,但是汽车行业可能就是这样的,需要冗余。

另外我们的成本方案也在考虑高清雷达,就是成像雷达的方法,冗余可以达到了level 3,或者level 3-或者是level 2+,但是level 4、level 5是肯定要激光雷达,所以最终自动驾驶需要激光雷达或者是高清雷达。

媒体:因为自动驾驶的实际应用还需要好几年,您刚才也说了安波福投资了很多企业,在盈利方面安波福有怎样的考虑?

王展:我们注重的商业模式是短期、中期、长期。Aptiv公司今年是130亿美金的销售,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传统的业务收入。目前我们大部分是来自主机厂的业务,小部分是我们投入在AMoD。AMoD现在实际上是不赚钱的,就是智能驾驶level 4、level 5。Level 2以下的业务都非常好,主动安全,Infotainment,增长都非常快,包括新能源等等都是盈利的。另外也在对新业务进行投资,如收购nuTonomy、投资激光雷达公司、建立合作伙伴关系等。

媒体:安波福未来在中国市场有怎样的动作和布局?在自动驾驶这一块您认为比较好的切入点是什么?

王展:安波福在中国接下来应该也会有不少的合作,因为自动驾驶要在中国落地,除了本地特别的工况环境,还有政策的要求,数据,各方面的场景都非常大,所以安波福也想要做自己做的事情,所以我们会做一些 Partnership,这会包括主机厂,也会包括一些零部件供应商,也有可能包括一些IT的公司,我们会做合作,这对我们的落地有帮助。

实际上level 3跟level 3左右的业务我们觉得目前落地会比较快一点。相对来讲跟国内的主机厂落地会快一点,智慧城市这方面我们也会做一些,这是我现在可以透露的。至于切入点,我相信我们一开始在中国还是会以主机厂为主的。

媒体:刚才反复提到的一个数据是主动安全系统业务的增量,我确认一下,这个是安波福自己的还是整个行业的?

王展:整个安波福全球的安全相关业务是有50%左右的增长,包括摄像头、雷达等等。我们在在中国的增长也是不错的。

媒体:到2019年,CSLP解决方案基本上也要开始为整车厂量产供应,现在这个计划怎么样?包括这个方案和中国的主机厂大概有什么计划?

王展:中国主机厂能够量产的,真正能够被市场接受的还是level 3,或者level 2到level 3之间的市场,可以推广,也可以国产化。CSLP这个方案基本上还是为level 3以上,Level 4、Level 5服务的。目前阶段CSLP更多采用AMoD智能驾驶、共享车辆这个商业模式,因为成本还是比较高。但是到2019年,CSLP、AMoD商业模式在新加坡的试验园区就会正式运行,到2022年就会做到自动驾驶(Driverless)正式运行,这些都是CSLP直接有关,里面有很多AI,还有很多全自动的,当然也有雷达的配置在里面。

媒体:前几天有一个创业公司搞出来一个300线的激光雷达,据说至少在数据上比主流的要提升了很多,我想了解一下激光雷达以后的方向是什么?

王展:有关激光雷达,我们以前有数据分析过,从32线到64线的激光雷达已经是非常好的了。激光雷达能够产生最好的就是点云,如果能够把物体轮廓到越真确,那对于后面的很多算法越有利,但是是不是真正需要300线,这还是要跟成本考虑在一起。如果说成本300线比64线或者32线要贵很多的话,其实我们只要有个轮廓大概,再通过现在很多的算法就可以弥补出来我知道的这个物体到底是什么,然后做一个物体的探测,就可以做了。激光雷达我不认为它是线束越快越好,它肯定是要跟我们后面的算法整合在一起,性价比越高越好。

媒体:我看到安波福有一个罗森博格的以太网方案,想问一下以太网方案的量产计划是什么样的?现在大家都在发展车载系统,对于车辆端的方案也比较急需,想问一下在量产之前现在有没有一个过渡性的方案推出来?

王展:我们电子安全现在所有的接口上面都备有以太网,因为以太网更简单,它是两线制,一进一出直接就可以对接起来了,而且比较轻。在我们现有的很多产品上面已经有应用,比如360度环视高清我们现在都是用以太网来做。

媒体:现在安波福在资本市场上展开了各种各样的收购,您对于一些创业型的技术公司的估值是怎么评估的?在面对创业公司的时候在估值和战略需求之间是怎么权衡的?

王展:安波福在全球有个Strategic Group (战略部门),有专门几个同事负责收购兼并的项目,是一个比较强的团队。目前为止业界对安波福在并购方面的口碑还是很好,觉得我们做的基本上都是比较正确的事情。Aptiv在美国的科技圈是比较活跃的,而且跟咨询公司走得比较近,所以我们这个商业模式目前还是比较成功。对于收购价格高低我不做评论,这要看公司在市场上的表现,公司的股价等各方面也是可以间接反映这个公司的路径走得对不对。

媒体:我注意到,安波福参与的一些联盟平台,可能也会与你们的竞争对手达成合作,怎么保证我们在这样的竞争中胜出?还有一点,共享之后的汽车还是以前的汽车吗?目前安波福主要是跟主机厂进行合作的比较多,共享之后的汽车它的品牌传承优势还存在吗?它会不会只是一个交通工具?

王展:安波福的很多联盟都是没有排他性的。安波福看重的是自己的价值,我们把自己的技术做到领先。大家是看到我们的价值,然后是我们在市场上的地位。安波福中国的团队很强,一些全球合作伙伴也是对中国市场特别感兴趣。所以任何事情靠实力讲话,我们安波福中国这个团队,中国这个市场的占有率,也是做得不错。包括国内的一些新兴公司,我们也都有接触。

未来的车辆会是怎样的商业模式?我们除了做主机厂以外还做AmoD。还有我们跟商用车也有接触,包括客车、运输车辆也有接触。我们现在各方面都在有接触、投入跟合作,所以partnership很重要。

未来汽车主机厂会面临变革的,因为有一个新兴的车辆进来,营运模式不一样,盈利的模式可能也不一样,有些是数据的,有些是共享的,有些是运输的,变化会很大。未来的设计跟科技的掌控能力会越来越大,品牌掌控能力越来越大,如智能手机行业,生产可能可以通过代工的模式来实现。

媒体:王总在演讲当中提到了安波福是唯一一个具备大脑和神经系统能力的供应商,想请您精确概括一下,安波福的核心竞争力到底是什么,我们区分于竞争对手到底有怎样的竞争优势才能在未来的竞争当中获胜?

王展:安波福经过了十年左右的改变以后,我们具有传统优势的安全与电子,实际上是自动驾驶的算法,基本上就是以大脑为主的业务。另外一块是电子/电气架构,包括线束、连接器等,实际上这是神经系统。这是传统的神经系统,是未来Smart architecture智能构架的基础。从全球主机厂来看,大脑跟神经都在一个公司里的还不多,而且我们把其他的业务都剥离了,一是为了聚焦,二就是要做神经传输,比如说电、信号,车内车外的连接,包括罗森伯格的控制,Control-Tech,Movimento,实体的连接跟虚拟的连接,以太网的连接,传感器等等。

我们的强项就是大脑,即算法,computing power,还包括partnership。我们有原来历史的积攒,包括现有的业务跟客户,都是以大脑为主的安全电子业务。还有就是很强大的电子/电气架构能力。我们的电子/电气业务这一块也在转型,也在做以太网或者是光缆,以及我们现在做的Smart Architecture。所以神经系统是经过检验的,有传统积淀的,也是跟大脑属于一家公司里面的体系。不是传统的物理连接,而是一种未来的新的架构,新的科技手段的连接。

我们专注于“神经”和“大脑”、以及神经系统与大脑的集成。

媒体:安波福公司有没有新的愿景?与原来的“安全、环保、网联”是什么关系?

王展:安波福仍然是以安全、环保跟互联为目标的高科技公司。其中,环保的含义与以前有所不同,我们现在是通过智慧城市,来减轻排放,因为高效的大脑和神经系统框架对能耗和绿色环保都会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我要评论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950号